收藏本站|RSS订阅归教作文写作网:组词造句作文写作素材小学|中考|高考作文|论文写作技巧。
你现在的位置:归教作文网 - 内容导航 - 【剧作范文】作文写作问答 - 归教作文网

【剧作范文】作文写作问答 - 归教作文网

作者 : xiangzi | 分类 : 知识问答 | 更新时间:2020-01-19 23:44:09

剧本格式范文

在文章前面写出:时间、地点、人物.文章中间要有适当的提示语.一个人说的话一段,在句子前面要有人名.

时间: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

地点:法国一平民家

人物:伯诺德夫人,法国一家庭妇女,秘密情报员,下称夫人

杰克:伯诺德夫人的儿子

杰奎琳:伯诺德夫人的女儿

甲 :德国少校军官

乙:德国中尉军官甲

丙:德国中尉军官乙

[幕启]

[伯诺德夫人家。右边壁炉上放着一个烛台,上面插着半截蜡烛。左边一排楼梯。家里布置非常简陋]

夫 人: (手拿藏有情报的金属盒上) 孩子们,你们快过来(顺手关上门)。

(杰克、杰奎琳上)

夫 人: 这里是3号的情报。杰奎琳,你先出去把风,免得德国人突然进来。

杰奎琳: 好的,妈妈。(小跑下)

夫 人: 该把这个重要的情报藏在哪儿呢?

杰 克: 藏在枕头底下吧!

夫 人: 不行,德军一定搜起来,是会翻箱倒柜的。

杰 克: (犹豫地)那,那就藏在钣锅里吧!

夫 人: (摇头)不保险。咦,对了!(欣喜地)把它藏在半截蜡烛里吧!再把它插在烛台,放在桌子上!

杰 克: (跳起来拍手)太棒了,妈妈!这真是个绝妙的主意!

(夫人把情报藏好,杰奎琳匆匆上)

杰奎琳: (气喘吁吁)妈妈,不好了,德军来了!

(甲、乙、丙上)

丙: (用力推门,门开了)你们家有没有情报员?

杰奎琳: 先生,我们家没有情报员。

(乙、丙开始搜索,下)

甲: (对杰奎琳)孩子,可以给我端张椅子吗?

杰奎琳: (端起椅子向甲走来)当然可以啦!先生,请坐。

甲: 谢谢!(坐下)

(乙、丙跑上)

乙: 报告少校,没有任何可疑现象!(端起烛台放到甲前)天黑了,点根蜡烛吧(点燃半截蜡烛,放到甲面前,乙、丙坐下)。

夫 人: (走到左侧,面对观众)那半截蜡烛藏有重要情报,万一蜡烛燃烧到金属管处就会自动熄灭,秘密就会暴露、情报站就会遭到破坏,同时也意味着我们一家三口生命的结束。不行,我得想个办法!(略一思索,急忙下,手端一盏油灯上)

夫 人: (微笑着)先生们,这盏灯亮些(轻轻把蜡烛吹灭)

乙: 晚上这么黑,多点支小蜡烛也好嘛。(重新点燃蜡烛)

杰 克: (走向右侧,面对观众)妈妈没有换回蜡烛,怎么办?怎么办?蜡烛越来越短了!厄运即将来临!(一拍小脑袋)有了!

杰 克: (走向甲)少校先生,天真冷。我到柴房搬些柴来生个火,给大家取取暖,好吗?

甲: 好啊,那你去吧!

(杰克端起烛台,转向门口走去。屋里顿时暗了许多)

乙: (快步上前,抢回蜡烛。厉声地)去柴房没多远,你不用蜡烛就不行啊?!

杰 克 (从容地搬回一捆木柴,生了火,默默地坐下)

旁 白: 烛焰摇曳,发出微弱的光,此时此刻它仿佛成了屋子里最可怕的东西。伯诺德夫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,她似乎感到德军那几双恶狼般的眼睛正盯在越来越短的蜡烛上。

杰奎琳: (向观众)妈妈和哥哥想方设法换回蜡烛,都没有成功。杰奎琳呀杰奎琳,就看你的啦。(思索片刻,转身走向甲)

杰奎琳: (微笑、娇声地)司令官先生,天晚了,我要睡觉了。楼上黑,我有点儿怕,可以拿一盏灯上楼吗?

甲: (慈爱地)当然可以。看到你,我便想起了我的女儿。她和你差不多大,也和你一样漂亮。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。去吧,孩子。

杰奎琳: 谢谢!(镇定地端起烛台,向甲、乙、丙)晚安先生们!

(向夫人、杰克)晚安妈咪!晚安杰克!

齐: 晚安!宝贝!

杰奎琳:(端起那剩下不多的半截蜡烛,走上楼梯。)

[烛灭,灯光暗下去]

[幕落]

电视剧的剧本(范文)

电视剧剧本的写作步骤:
故事梗概——分集提纲——剧情细化到每个场景——人物对话(动作、表情、心理活动、人物之间的关系等提示) 文学剧本(偏重于镜头的剧本)的写作格式:
第一,编剧把提供导演拍摄作为自己的唯一责任和目的,不准备将其成为一种文字读物,多采用对动作和画面直接白描,不追求文采。
第二,以场景(有时甚至细致到镜头)来划分文字的自然段落,在每段之首专用一行文字标明场号或镜号,场面发生的时间、地点等等。
第三,明确从技术上规定拍摄的方法(比如注明特写、推、淡出之类),甚至详细的对摄制组其他成员(导、演、摄、美、录、服、化、道)也做出许多较为具体的指示。

格式可以如下: 第一场 地点 日或夜 内或外 A:(台词) B:(台词)

电影剧本范文

卧虎藏龙(剧本节选)
选自《卧虎藏龙》(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0年版)。

王蕙玲 詹姆斯·夏慕斯 蔡国荣

58.外

场景:城外黄土岗

人物:蔡九、蔡湘妹、刘泰保、碧眼狐狸、黑衣人、李慕白

时间:夜

◇三个人等在黄土岗上,暮天群鸦飞过这乱葬岗。

刘泰保:说来,就得守信哪!怎么还闻不到骚味儿?

◇一个老妇人头戴一顶帽子,帽沿塌下将脸遮住,拄着手杖爬上土岗。守候的三人交换一个眼神。

碧眼狐:蔡九,你这臭当差的,你不给我活路,我也不让你活!

刘泰保:你这老太太怎么张口就骂人哪?

蔡九:你要是束手就擒,也算你走了一回正道儿。否则的话,我今天就销了你的案!

蔡湘妹:爹!我给我娘报仇!

碧眼狐:小婊子!一起送死吧!

刘泰保:你个母狐狸,老成这样了还嘴硬!

◇黄土岗上厮杀得难分难解,这时除了蔡九力敌,蔡湘妹和刘泰保都只能打游击战,以偷袭的方式攻碧眼狐狸的虚处。

蔡九:小心她的点穴法!

◇话刚说完,刘泰保已经被点穴在一边动弹不得。

◇碧眼狐狸招招致人命,蔡九武功与碧眼狐狸在伯仲之间,两人打得不可开交。

◇一个人在高处观战。

◇厮杀中,一瞬间,另一把剑格开碧眼狐狸的剑,快速几个翻转就拆解了碧眼狐狸的招数,还有余裕帮刘泰保解穴。

碧眼狐:(惊讶)好!你们还有个打埋伏的!

◇蔡九、蔡湘妹和刘泰保皆愣住,暗夜光影里李慕白站在那里。

李慕白:武当派早该铲除你这个妖孽!──久违了!碧眼狐狸!

◇刘泰保惊诧的反应。

李慕白:你也许不记得我李慕白,不过,你不会忘记我师父江南鹤吧!──当年我在九华山闭关练剑,你冒充道姑潜入武当,盗走心诀,毒害我师父,今天该是你偿还这一段师门血债的时候了!

碧眼狐:──你师父可惜太小看女人,即使入了房帏也不肯把功夫传给我,叫他死在女人手里,一点儿不冤枉。

◇碧眼狐狸出招,李慕白试探剑招,碧眼狐狸眼露凶邪之光。

李慕白:你盗取武当绝学,十年练剑,只练得一身走火入魔的邪招,今天教你命送武当宗门剑法之下,对你,也不冤枉!

◇李慕白一出手,剑划破碧眼狐狸的左臂,观战的三人皆目瞪口呆,但与此同时黑夜中黑衣人出手挡李慕白的招。

碧眼狐:(狼狈中士气又一振)徒弟!来!来!该杀的都在这儿了!

刘泰保:狐狸还有徒弟?

◇黑衣人对碧眼狐狸斥喝一声。

黑衣人:走!

碧眼狐:不行!我得除掉那老蔡狗!

◇碧眼狐狸不杀蔡九不甘心,再战蔡九等人。

◇黑衣人有些急,犹豫一下,拔出青冥剑,李慕白惊讶。

李慕白:你是何人?青冥剑怎么会在你手里?

黑衣人:三代祖传,你是谁?你管得着吗?

李慕白:在下李慕白!青冥剑是我的剑。

◇黑衣人望着他,不说话了。

李慕白:不过,这把剑我送了人。

黑衣人:(心虚)那就不是你的剑了。

李慕白:不过,剑又被贼人偷走。

◇黑衣人突然进剑,李慕白接了几招便凝视黑衣人。她和李慕白在黑夜中对峙。李慕白出招试她,她招招应对一剑不漏,李慕白惊讶。

◇此时碧眼狐狸瞥见黑衣人和李慕白的剑法,脸上现出一股惊骇。

李慕白:你师父是谁?碧眼狐狸不是你师父,你这“玄牝剑法”从哪里学来?

黑衣人:(得意)随便玩玩!

◇就在碧眼狐狸闪神惊讶时,被蔡九顶了一刀哀叫一声,远处黑衣人听见便收剑施展轻功弹出数丈架住碧眼狐狸。

黑衣人:走!

碧眼狐:今天要铲草除根!

◇碧眼狐狸说时便发出暗器,蔡九一面躲一面以暗器还击。

◇李慕白正准备追击,黑衣人暗器飞来他一剑挡开,听到有人应声倒下,看不清是谁,突然听见蔡湘妹哇的一声哭出来。

蔡湘妹:爹!──

◇蔡九中镖于太阳穴当场气绝身亡,捕抓未成两眼不能闭上。蔡湘妹趴在父亲尸体上大哭,刘泰保慌张地看着李慕白。李慕白蹲下摸了脉替他把眼闭上。此时东方天色已渐转蓝,黄土岗成了老英雄的埋身地。

◇李慕白非常沮丧。

59.外

场景:京城街道/铁府大门前

人物:杂役、市井小民

时间:清晨

◇京城的又一天。骡马车过,市井小民为五谷奔忙,杂役泼街,却压不住已沸扬起来的尘土。

60.内

场景:铁府大厅

人物:铁小贝勒、李慕白、俞秀莲、刘泰保、蔡湘妹

时间:日

◇刘泰保,蔡湘妹站在人群前。蔡九的尸体停在厅外,有人将上面的布单揭起,铁小贝勒和手下们低头观看。

铁贝勒:这就是蔡九?

蔡湘妹:我爹,陕甘捕头蔡九。

铁贝勒:按说京城命案要由九门提督处置,而且,死的还是官差──你确定杀人者就在玉府?

蔡湘妹:以性命担保。

铁贝勒:(沉思了一下,指李、俞、刘)你们来。(对手下人指蔡)带她去后房安顿一下。

◇铁小贝勒走出大厅

61.内

场景:铁小贝勒书斋

人物:李慕白、铁小贝勒、俞秀莲、刘泰保

时间:日

铁贝勒:速战速决,拿到凭证,我还能去上面解决此事。若错,或者误,江湖上的朋友可就要有所担待了。

李慕白:玉府就一点儿担待都没有吗?

铁贝勒:没有凭证,就是陷害;有,另论。

李慕白:现在,两个贼人都在玉府,玉府如果放走了人──

铁贝勒:慕白,你是明白人,我就不多说了。

俞秀莲:这个事儿,刘泰保为什么不跟我说呢?

李慕白:我想,捉拿碧眼狐狸,我一个人足够了。没想到碧眼狐狸还有个徒弟。玉府那里,我去办。

铁贝勒:你去办,我看不妥。

俞秀莲:贝勒爷,您能不能找个什么借口把玉夫人和玉小姐请来呢?

铁贝勒:(感到困惑不解)哦?让福晋去请就是了。为什么?

俞秀莲:她们身上应该有凭证。

◇铁小贝勒和李慕白看着俞秀莲,满脸困惑。

62.内

场景:铁府花厅

人物:俞秀莲、玉夫人、玉娇龙

时间:日

◇俞秀莲与玉夫人和玉娇龙坐在旁,忙着挑选玉娇龙的嫁妆。

玉夫人:哎呀,真是过意不去,买了料子还要我们挑!到底是福晋,你看,有热闹的,有素静的,都用得上,我们嫁闺女,可让你们费心了。

俞秀莲:福晋这两天着了点儿凉,陪不了你们──

玉夫人:(小声)唉,我听说贝勒府上丢东西了,真是的,福晋这身体又不合适了。

俞秀莲:丢的东西,已经知道谁拿了。

◇俞秀莲看着玉娇龙,玉将目光移开。

俞秀莲:其实拿了剑的人能自己把剑放回去,贝勒爷给面子,也就不追究了。

玉夫人:那就好了,有时候下人手脚不干净,真是挺烦人的。

俞秀莲:您听说过一个叫碧眼狐狸的吗?

玉夫人:女贼!新疆的,听说过。

俞秀莲:几年前,她毒死了武当大师江南鹤,盗走了他的《剑法心诀》。昨天夜里她又杀死了一个关外捕快。

玉娇龙:(有些发抖但却未让人察觉)你说她杀人了?杀了个捕快?

俞秀莲:(温柔地对玉娇龙)有你在,说这些,不合适。

◇俞秀莲边说边为玉娇龙斟茶。话快讲完时她仔细观察玉娇龙的表情,茶壶一下从手中滑落。玉娇龙眼都没往下看,本能地出手快如闪电,把茶壶接住了。

玉夫人:(没有察觉)那这个人的手段也真是够高的。

◇铁小贝勒陪李慕白走过来。

玉娇龙:娇龙给贝勒爷请安!(行正礼)

铁贝勒:玉夫人安好,这位是李慕白,有名的侠士。

李慕白:玉夫人,玉小姐,幸会!

◇李慕白上下打量着玉娇龙。

铁贝勒:(对李慕白)玉小姐要出阁了。

李慕白:福气,福气。

63.内外

场景:蔡家

人物:蔡湘妹、刘泰保

时间:夜

◇屋内蔡湘妹收拾父亲的东西,落泪。听到屋外有动静,她前去开门,发现刘泰保站在外面警戒着。

蔡湘妹:来了怎么不进来?

刘泰保:给你守个门。

蔡湘妹:外头冷,进屋里来吧!

◇蔡湘妹回到屋里,犹豫了一下,又返回门口。

◇刘泰保身子微微一动,仍站在外面。

蔡湘妹:进来,两个人,就不怕打不过碧眼狐狸了。

64.外

场景:铁府大院

人物:无

时间:夜

◇夜,宁静而漆黑。

65.内

场景:铁小贝勒的书斋

人物:黑衣人(玉娇龙)、李慕白

时间:夜

◇月光下有个东西在移动。铁小贝勒书斋的窗户被人拉开,一个黑衣人爬了进来。黑衣人走到桌旁,将一把宝剑放在桌上。

◇突然,咔嚓一声,屋里被一支划着的火柴照亮了。一直藏在屋内的李慕白手拿火柴,慢慢地点着了一盏灯。

李慕白:这么晚了,还不歇着?

◇黑衣人急忙冲向桌子要夺回青冥剑,但李慕白飞身跃到黑衣人身前,挡住她的去路。

李慕白:还来了就好,再拿走,等于不还!

黑衣人:高兴就还,不高兴就不还!

◇黑衣人生气,要夺剑,拔出自己的剑,李慕白讶异黑衣人的身法。

李慕白:你师父在哪儿?

黑衣人:你管不着!

李慕白:我管得着。你师父杀了我师父,仇,当然是我来报。

◇黑衣人翻窗出去。

◇李慕白拿起归还的青冥剑,也翻窗追出去。

66.外

场景:铁府花园屋顶

人物:李慕白、黑衣人、得禄

时间:夜

◇黑衣人一翻便上了铁府的屋顶,她身轻如燕,以轻功飞跃,还有余裕停下来等李慕白,并且永远和他保持数丈之远,她来就是要挑战李慕白。

◇两人在房顶上飞窜,竟然可以不惊动家宅中的人。得禄披衣出恭,站在院子里,眼前的人影飞动如蚊蝇一样,他竟然没有看见,出恭完毕随即又一个哈欠转身回房睡觉。

◇黑衣人随即又把李慕白引出铁府。

67.外

场景:京城街道

人物:黑衣人、李慕白

时间:夜

◇两人追到京城街道的屋脊上,继续比斗飞檐走壁的轻功绝技。

68.外

场景:古寺

人物:黑衣人、李慕白

时间:夜,黎明

◇黑衣人急奔,跑上一座小山,腾身飞上高大的松树枝,又翻进一座古寺。

◇李慕白飞身进入古寺,一落地,黑衣人在一丈外停立,转身看着他。

李慕白:飞够了?

◇黑衣人不说话,怕说多了声音被记住,但得意在她眼中。

李慕白:功夫不错。不过你的剑法有点儿歪。师徒的道理就在这里,大理不可歪。这样吧,我收你这个徒弟,重新理剑法。男女不一样,大理应该是一样的。

黑衣人:(持剑)谁知道李慕白是不是虚名?

李慕白:(笑着)“李慕白”就是虚名,昨日我,今日我,明日我,都不在这三个字里。宗派是虚名,剑法也是虚名,这把青冥剑还是虚名,一切都是人心的作用,说起来,盗剑是你,还剑也是你,不过在一念之间!

黑衣人:别到了庙里就说和尚的话。出招!──(着急)天就要亮了。

李慕白:那就快告诉我碧眼狐狸在哪里!

黑衣人:看招!

◇李慕白剑在身后游步接招,软腰迂回,黑衣人的剑根本不能近身,黑衣人越打越急,越急越气。

黑衣人:你来真的,别欺负人!

李慕白:来真的,你懂吗?

◇黑衣人一阵羞愤,更出猛招,她越猛李慕白越柔。

◇黑衣人眼见招招不能取胜,突然也改太极门的手法。

李慕白:噢,上路了。这样──这样就对了。

◇两人改慢打,手相格,眼睛盯住对方不放。

李慕白:“舍己从人”(顺势一拉,把黑衣人摔出去),才能“我顺人背”!(一本正经)教你一点儿做人处事的道理!

◇黑衣人羞愤使蛮力,李慕白抽宝剑,弹剑将黑衣人手中的剑震出手。

李慕白:刚才是第一步,下一步──

◇李慕白出剑,一招进剑便挑刺到她的下颔,下一步他就可以把黑衣人的面纱揭掉,但是他没有。

◇在那久久的僵持对峙中,黑衣人羞愤的眼泪就在眼眶里。

黑衣人:下手吧!

李慕白:何必?──你还要修炼。修武德才能体会静中之动的境界。

黑衣人:我输了,少费话!

李慕白:(温和)剑是百炼钢,剑也是绕指柔,不懂刚柔并济,不成剑家──

◇李慕白说出这些话完全是当下的冲动决定,说时都觉得字字险。玉娇龙的眼中有惊诧有顽抗,更有向往。

黑衣人:你为什么教我?

李慕白:我一直在找一个徒弟,能把武当派的“玄牝剑法”传下去。

黑衣人:你不怕我学会了就杀了你!

李慕白:既为师徒,就要以性命相见。我相信,碧眼狐狸未能泯灭了你的良心。

◇玉娇龙眼泪几乎要落下来,她不能就这样被收服,何况曙光已现。

黑衣人:想捡便宜,当师父,我不稀罕!

◇黑衣人一转身便腾空而去。

◇李慕白只身站在庙院,他的心开始活动起来。

69.内

场景:玉娇龙房

人物:玉娇龙、高师娘(碧眼狐狸)

时间:夜

◇玉娇龙悄声溜进窗户进屋。她摘下蒙面黑纱,却发现高师娘正坐在屋里做着针线活。

高师娘:该说你回来早呢,还是晚呢?

玉娇龙:你怎么还在这儿?你杀了人,不能再待在这了。跟你说过了,你会连累我们全家!

高师娘:要不是你盗走了青冥剑,别人怎么会发现我在这儿?你不小了,你以为拿走了青冥剑,是好玩的?我有份儿,你就有份儿。咱俩一起走。你要真当了什么朝廷命官的夫人,你会憋死的,天份也埋没了。来,我们师徒二人──

玉娇龙:我不会跟着你去做江洋大盗!

高师娘:你已经是人人捉拿的江洋大盗了!

玉娇龙:(气愤)我只想玩玩,干嘛走?走哪儿去?

高师娘:哪儿都行,想干什么干什么,谁想拦我们,就杀他个痛快,就是你爹也一样。

玉娇龙:你给我闭嘴!

高师娘:这就是江湖,恩恩怨怨、你死我活,很吓人,也很刺激,是吧?

玉娇龙:我已仁至义尽!

◇玉娇龙冲向高师娘,两人交手了几个回合。玉娇龙一下点中高师娘的穴位,使其动弹不得。

◇玉娇龙把她向屋外推。

高师娘:(慢慢起身)仁至义尽的是我。收你为徒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一件事──

◇高师娘飞身扑向玉娇龙,但又被玉娇龙轻易地点穴不能动弹。

玉娇龙:你以为这些年来是你在教我《武当剑法心诀》吗?幸亏你认字不多。

高师娘:我依图,你依字,原来你留了一手!

玉娇龙:那些字,就算你知道也不能体会。你心里明白,你的功夫就只能练到这里,我藏而不露秘,也只是怕你伤心。

高师娘:……哈,要不是李慕白那天试出你的功力,我还真不知道你瞒了我这么多!

玉娇龙:师娘,徒弟十岁起,我就随你秘密练功,你给我一个江湖的梦,可是,有一天,我知道我可以击败你,师娘,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?我看不到天地的边,不知道该往哪里去,我还能跟随谁?

高师娘:走上了这条路,你怕的还在后面呢!

◇高师娘离去。

70.外

场景:玉府大门口

人物:高师娘、罗小虎

时间:日

◇高师娘身背一个小包袱,从玉府离去。街对面一个木杆后,罗小虎在观望,沉思。

71.内

场景:铁府书斋前花园

人物:李慕白、俞秀莲

时间:日

◇李慕白在房里练剑。他手握青冥剑,轻松自如,一招一式,寒光闪烁,煞是好看。他一个转身过去,却发现俞秀莲站在门口。

俞秀莲:高兴了吧?

◇李慕白面露尴尬,嘴里喃喃自语地说些什么,将宝剑放下。俞秀莲走进屋。

俞秀莲:你不能让她安安静静还剑吗?还了不就行了吗?

李慕白:我想知道碧眼狐狸在哪里。

俞秀莲:可是你又放她走了。

李慕白:你不是也想放她一马吗?我倒想收她这个徒弟。

俞秀莲:(有些激动,但又竭力不动声色)武当派收过女徒弟吗?

李慕白:(注意到俞的表情)破个例吧。

俞秀莲:她未必想做徒弟吧!

李慕白:现在还不想。

俞秀莲:她就要嫁人了。

李慕白:秀莲,这姑娘也许会成为一条毒龙,现在不收,日后恐怕收服不了了。

俞秀莲:女人嫁了人,会变的。

李慕白:嫁个草包的话──

俞秀莲:慕白,嫁人是她自己要嫁的,你别多操心。

◇俞秀莲转身就要走,李慕白挡她,两人都僵了一会儿。

李慕白:秀莲,你别急,你一急,我就不知道怎么办。

◇俞秀莲看着他诚恳的眼光。

李慕白:过了这么多年刀口悬命的日子,活一天算一天!──静下来,倒有点儿怕──

俞秀莲:怕什么?

李慕白:──怕死──不信?交了青冥剑,反而会认真地想到死这件事,也许因为我想过人的日子,而且不是一个人的日子。可是我必须亲手了结这件事!──了不尽的恩怨,这就是江湖啊!

◇俞秀莲怔看他,心里十分怅惘。

李慕白:我这趟来,经过思昭的墓,去看了他坟!──墓上的草很新!你去过了?

俞秀莲:离得不远,他又没有亲人!──

李慕白:你对他这样的情分,思昭地下有知,会很安慰!十年了,你也对得起思昭了。

俞秀莲:他有你这么个重义气的兄弟,活这一趟也值得了!

李慕白:士为知己者亡。死容易,活倒难了。哪知风驰电掣,英雄擦肩过,隔云观海,仁义两忘,得精气之本,长河万里,朝发夕至──

俞秀莲:你说什么呢?这眼前的一切,你都有办法了吗?解决了,你才算个男子汉。

李慕白:我只是觉得,我们都不年轻了。

剧作范文相关知识问答
作文知识点推荐